秋葵app下载ios版官网二维码

秋葵app下载ios版官网二维码 () 吴二赖躺在地上,瞪大一双惊恐的眼睛,借着淡淡的月光看着来人。越看觉得眼熟,忽然发现:这不就是林钊么?

林钊只是个穷打猎的,为什么抓自己来的黑衣人会管他喊主子?

稍稍疑惑了下,吴二赖想不通这个问题,他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林钊就是河东村的人,是个普普通通的猎户,应该是意外遇见吧?

他知道自己对何瑶动手不对,可不是没得手嘛!况且他自己差点被狗咬死。看在都是乡里乡亲的份上,林钊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他立刻挣扎起来,嘴里呜呜的叫唤着,期待的看向林钊。

林钊走到吴二赖面前,瞧着对方竭力求生的样子,眼中没有丝毫温度。反倒是抬起脚,一脚踩在了吴二赖的手臂上,声音冰寒的问道:“你用哪只手伤的瑶儿,这只?”

话音刚落,他脚下猛一用力,咔擦一声生生踩断了吴二赖的胳膊,还用力碾了碾。

“呜”吴二赖疼的瞬间整个额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一双眼睛几乎要暴突出眼眶,难以置信的看向林钊。

林钊不紧不慢的抬起脚,又道:“或者,是这只?”

旋即他又踩上吴二赖的另一只手臂,生生把那只手臂也踩断了。

“呜……呜呜……”

吴二赖疼的浑身都颤栗起来,脑门上滚出了大颗粒的冷汗。旋即眼睛一闭,活活的疼晕死过去。

清新的泡泡

林钊脚下碾了碾,见对方没有动静,吩咐黑衣人:“弄醒他。”

“喏”黑衣人立刻上前,解下腰间的水囊,哗啦啦倒了吴二赖一头的冷水。同时他总算明白主子为什么要对付一个无赖了。

竟然是这个无赖伤了主子的女人!

主子的女人啊,虽然那女子长得普通了点,名声似乎也不太好。可他身为下属都不敢靠近,这个无赖居然敢去伤害,果然是活腻歪了。

浇完水,他又使劲扇了吴二赖两巴掌。

吴二赖颤抖着醒来,见林钊还在眼前,眼中顿时露出了极度惊恐的目光。

林钊弯下腰,伸手扯去了吴二赖嘴里的破布。吴二赖立刻扯开嗓门喊起来:“救命啊,杀人啦,来人啊快救命啊……”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四野簌簌的山风声和不知道哪里传来的野兽叫声。

黑衣人听得烦躁的摇摇头:“别喊啦,这地方离村子远着呢,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救命啊,来人啊……”

身上穴道未解,两条胳膊还断着,钻心的疼。吴二赖喊得喉咙都嘶哑了,也没听到任何回应,心头霎时陷入了绝望。

他看着身前一身冷凝的寒气,煞神一样的林钊。开始慌乱的求饶:“林兄弟,林大哥,哦不,林祖宗。我错了,我不该欺负何瑶的,我知道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饶……呵呵……”

林钊冷笑着抬起了脚,这一次,他直接踩上了吴二赖的大腿。冷冷问道:“你为何会盯上瑶儿?”

虽说吴二赖平时就爱调戏大姑娘小媳妇,可他以前从来连瞄都没瞄过何瑶。突然动手,令林钊不得不怀疑背后有隐情。

第两百六十四 喜欢亲自动手

() 见林钊问背后主谋了,吴二赖顿时觉得自己有救了,连忙道:“我说,我不是故意要动何瑶的。都是连寡妇,都是那贱妇要我这么做的。冤有头债有主,林钊你要杀去杀她,饶了我吧?我求求你了……”

连寡妇?

林钊听得微微拧起了眉头,连寡妇对何瑶有敌意他知道的。倒是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大胆,直接叫姘夫来向何瑶下黑手。

既如此……呵……

林钊再次弯下腰,捡起破布,用力又将吴二赖的嘴堵上了。

吴二赖被堵的呜呜乱叫,一脸绝望的看着林铮。果不其然,林钊站直身体后,直接就是脚下一用力,咔擦一下猛地踩断了他的腿。

吴二赖霎时疼的伸直了脖子,两眼都翻起了白眼珠。嘴里尽管被堵的严严实实,喉头也发出了嘶哑的叫声。

听得黑衣人都忍不住缩了下脖子,赶紧道:“主上,这种烂人还是让属下动手吧,别弄脏了您的脚。”

“不用”林钊淡淡拒绝了他的提议,脚下一转。再次踩断了吴二赖的另一条腿,才道:“杀他,我喜欢亲自动手。”

话音落地,他又飞起一脚,像踢飞一只破麻袋一样,将已经彻底疼晕四肢尽断的吴二赖踢下了悬崖。

而后,林钊将鞋底在地面上蹭了蹭,似是擦去踩了吴二赖的污垢。才吩咐道:“下去盯着,看他被吃光了再上来。还有,天亮前去毁了连寡妇的脸,让她这辈子也别想再勾三搭四了。”

要不是连寡妇还有两个幼儿要照料,他一定也会将对方丢下悬崖。

“属下遵令,那个……”黑衣人单膝跪下行礼,话还没说完呢。林钊已经身形一转,即刻闪入了山林。

“哎,说好抓了人让属下住大宅院的……”

看着林钊迅速离去的身影,黑衣人又急迫又无奈。他呆站了片刻后,只能乖乖下去悬崖查看结果。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连寡妇搂着另一个姘夫,睡的正香。忽然间,床上的帐子猛地被人撩了起来。吴二赖的声音怒骂道:“臭婊子,老子为了你差点被狗咬死。你还在这里搂着野男人快活,去死吧你”

瞬间连寡妇就感觉到自己脸上被人泼了什么东西,她刚睁开眼睛,钻心的疼痛就袭来,疼的她嗷嗷大叫:“吴二赖你泼的什么?啊疼死老娘了……”

然而‘吴二赖’站在床前冷笑一声,转头就跑了。

一起睡的野男人被连寡妇吵醒,一眼看见她的脸,顿时被吓得:“啊啊啊”连声惊叫,连滚带爬的往外跑……

天亮后,连寡妇被吴二赖刻意报复毁了脸的消息就飞一般的传遍了村,就连早起晨练的何瑶都听到了。

她觉得挺气愤的:“不是吧,吴二赖还敢回村里?还特意去毁了连寡妇的脸,难道是因为?”

余下的话她还没说出来呢,林钊就点了点头道:“为夫也这么认为。”

“呵……竟然是连寡妇在背后捣鬼,活该她被毁容。”何瑶气的叉腰冷笑了一声。

连寡妇被毁了容,请了郎中说不可能看好了。哭天喊地的闹去县衙,惊动了于大河带着两名衙役匆匆来河东村查看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