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怎么下载苹果

麻豆传媒怎么下载苹果 ♂? ,,

..,最快更新独家盛宠:总裁的替身新娘最新章节!

“七七……”一直在一旁站着的笑笑一开始一直不敢上前,她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可怕的萧起,现在看萧起平静下来之后才敢上前。

拉了拉萧起的衣袖,说道,“安安会没事的吧?”

“会的。”萧起蹲下身子,夏安现在就在普通病房待着,挂着营养液,萧起摸了摸笑笑的头,冲着面前的笑笑说道,“笑笑,乖乖的在这里陪着安安,我去给买吃的,好不好?”

“好。”笑笑乖巧的点头。

从医院里面出来,萧起颤抖着点了一根烟,医生的话一直在她的脑海里面盘桓。

夏安就要恢复记忆了,如果真有这么一天的话,那自己应该怎么办?

他想了半天,烟也抽了一根又一根,到最后还是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萧起在外面待了半个小时,直到身上的烟都抽完了,这才去买了吃的回夏安的病房,进门的时候夏安已经醒过来了,笑笑趴在夏安的床边跟她说话。

看见萧起进门,夏安挣扎着坐起来,冲着萧起问道,“去哪了?”

“去给和笑笑买了点吃的。”萧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扬了扬手里的打包盒,说道,“还热着呢,趁热吃。”

清新少女内衣下的白嫩娇躯

“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不如在家里吃吃就算了。”夏安苦笑着说道,“萧起,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

“傻丫头,跟我说什么不好意思。”萧起笑了笑,把打包盒都拆了开来,冲着面前的夏安说道,“赶紧过来吃吧。”

“我还不饿。”夏安淡淡的说道,“跟笑笑先吃吧,我想睡会。”

“也好。”萧起微微点头,冲着面前的夏安说道,“那休息一会,等醒了想吃什么再告诉我。”

“好。”夏安躺了下来,萧起压根也不饿,等笑笑吃完就收了起来,本来萧起是想在这里陪着夏安的,但是夏安不肯。

“萧起,笑笑还这么小,医院里面病毒这么多,还是陪她回去吧,这样我也能放心一些。”夏安冲着面前的萧起说道。

萧起微微皱眉,冲着夏安说道,“可一个人在这里,我怎么可能放心?”

“我真没事。”夏安笑了笑,“要不这样行了吧,陪笑笑回去,明天一大早再过来,我就是有点头疼,真的没什么大事的。”

在夏安的坚持下,萧起只能带着笑笑离开,他刚走,夏安的脸色就变了。

她一直都没有告诉萧起,自己会晕倒是因为她在萧起跟那个女孩争执的时候,脑海里面突然闪过了一个相似的画面。

她看到自己跟路其琛手牵着手,也被一个女孩这样刁难过,她甚至记得……那家饭店跟自己之前住的那个酒店是同一个人的。

她没告诉萧起自己想起的那些事情,因为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自己脑子里面的那些画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掏出手机,查了一下那家酒店和饭店的老板,证实都是同一个人的时候,她颓然的靠在了床头。

是真的,她脑子里面所有闪过的记忆都是真的。

她早就认识路其琛。

这个认知让她很害怕,如果她真的早就认识路其琛,那么……她会不会真的就是路其琛那个失踪不见的老婆?

这个念头的闪现让她害怕不已,她忙掏出手机查路其琛的事情,包括他那个太太,一直到查到赵知秋跟赵奶奶家也有关系的时候,这种不安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她抱着侥幸的心理,想查一下赵知秋的样子,但是网上所有赵知秋的照片都被删光了,一张不剩,这个事实让她更加慌乱。

她想打电话给路其琛问清楚,但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能把电话拨出去,她想到了赵珍珍,那个跟自己说是赵知秋闺蜜的人。

尽管现在已经很晚了,但夏安还是给赵珍珍打了电话,她今天要是得不到答案的话,一定会疯掉的。

“夏安?这么晚了,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赵珍珍接到夏安电话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正准备关灯睡觉,就接到了夏安的电话。

夏安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冲着电话里面的赵珍珍说道,“赵小姐……您现在有空吗?”

“有空。”夏安找自己,就算是天大的事情自己也要放下,赵珍珍急忙坐起身来,冲着电话里面的夏安问道,“出什么事情了?直说就行。”

“能不能……麻烦过来见我一面?有些事情我想跟说说。”夏安只是想试试,也没打算着赵珍珍会真的过来,毕竟时间已经很晚了。

没想到赵珍珍听到夏安的话之后,冲着电话里面的夏安说道,“把地址给我,我现在就过去。”

夏安挂断电话,把地址发到了赵珍珍的手机上,然后忐忑的在病房里面等着赵珍珍。

赵珍珍挂断电话之后就起床换衣服,顾辞远刚哄完女儿,回房看见赵珍珍换衣服,忙问道,“怎么了?大晚上的,这是要去哪?”

“知秋给我打电话,让我现在去见她。”没人的地方,大家都喜欢称呼夏安为赵知秋。

听到赵珍珍这么说的时候,顾辞远微微皱起了眉头,“都这么晚了,什么事情不能等到明天再说?”

“不知道。”赵珍珍换好衣服,冲着面前的顾辞远说道,“这是知秋回来之后第一次主动联系我,我必须得去,我还不知道晚上什么时候回来呢,早点睡,不用等我。”

“要不我送吧……”顾辞远不放心的冲着面前的赵珍珍说道,却被她拒绝。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赵珍珍上了车才发现夏安给的地址是医院,照着夏安给的地址找过去,发现夏安正躺在病床上,她心里一下子就慌了,“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我没事。”夏安虽然怀疑自己就是赵知秋,但毕竟还没想起来之前的事情,所以对赵珍珍这样的关心还是觉得很不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