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视频色板下载

凌南的发现,可谓是重大发现了。

录像出现了,甚至还可能有凶手的声音。

这种重大突破,会给案子带来新的转机。

可挂断了电话之后,云画却有了另外一个疑问。

当初案子的事情闹得那么大,上上下下承受了那么大的压力,在寻找线索的时候也非常谨慎,为什么就没发现呢?

是因为这个硬盘被凶手故意埋在当时的破屋之下吗?

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

况且,当时并没有发现哪里有监控的痕迹……

或者,所谓的监控是凶手故意装上去,在拍摄完毕之后又部拆除,简易的那种录像设备?

还有就是,云从军在边境的时候得到了谁的帮助?对方无缘无故为什么要帮他?既然帮他,让他在边境立足,那为什么后来在云从军感觉到危险的时候,对方却没有再帮助他?

这一点有些说不通。

除非……

早安

除非后来让他感觉到危险的人,就是一开始帮他的人。

可是……

云画想不明白了,谁会那么闲?先救了云从军,帮他在边境的毐品生意中立足、发展,后来却又要追杀他,最终还用那么残忍的方式瘧杀他?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合理啊!

这么做的人是有病吗?

云画实在是想不通。

她现在只期望,自己真的能够辨认出视频中截取出来的可能是凶手的那段声音。

如果辨认不出的话……

云画怀疑,凌南就算是从她这边拿不到她亲近之人的音频,他也会自己动手想办法获取跟她关系亲近之人的音频资料去作声纹对比的。

没错,跟指纹一样,声纹也具有独特的唯一性,通过声纹对比,同样能够确定一个人的身份,而且现在声纹鉴定也已经可以作为辅助证据呈上法庭。

薄司擎回来的时候,云画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

“出什么事情了?”薄司擎看到她的第一时间,就直接问道。

云画一愣,紧接着就摇头,“没事啊,为什么这么问。”

薄司擎看了她一眼,“我离开之前到现在,你的活动范围就在沙发这边,却偏偏又没有在工作,不是出事是什么?”

“真没什么,我就是接了个电话,在想一些事情。”云画赶紧说道。

李清容的电话,她并不想跟他说,女人之间的事情,不必牵扯到男人,况且……况且李清容出现的恰到好处不是吗?否则她都要以为她跟他又回到了从前的相处模式呢。

她跟他的距离越近,接触越多,她以前的回忆就被勾起得越多,她的行为举止也会不自觉地变得亲昵自然不见外……

这样不好,真的不好。

“我先上楼去休息了。”云画顿了顿,说道,“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再这样一直跟着我。”

“谁说什么了吗?”薄司擎挑眉。

云画摇头,“没有谁说什么,就只是……只是我很好,不需要保护。”

“别说傻话,上楼去洗个澡好好休息。”

云画无言,终究也没有把心底的问题问出口,他跟李清容,真的要在20号订婚?十天后?

反正……

反正不问也没什么,他肯定会给她请帖,而她也……肯定会到场。

翌日,谈少宁就已经转院了。

转到恒嘉,国外的医疗团队再有一天就能过来。

季长卿和谈郑越也都空出了时间,陪谈少宁转院,安顿好。

“季阿姨,你们该怎么忙就怎么忙,真的不用在这儿,我这只是嗓子不能说话,别的都好好的,不需要护理,你们在这儿,我压力很大啊。”谈少宁手里拿着平板打字,脸上的表情很是无奈。

季长卿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什么,谈少宁他是个成熟的成年人了,着实不需要他们当父母的在这儿絮絮叨叨的,只会让年轻人觉得烦恼。

“那让画画在这儿吧,我跟你爸先回去?”季长卿说。

“不用,让画画也去忙她的事儿,从昆市来S市的这些天,她天天都在忙这忙那,她自己的事儿一点儿都没办。”谈少宁又打了一行字给云画看,接着又打了一行,“别让我用平板打字了,手指头疼,我就不啰嗦了,你们都走,我在这儿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谈郑越直接说,“那我们就都走了,你有什么事情,按铃叫护工。”

谈少宁点头。

离开医院之后,一家三口一起去吃了个饭。

“赶紧把兜兜接过来,你大哥他们自己也很忙,哪有空照顾兜兜。再说了,兜兜肯定也想你的很。”季长卿道。

云画点头,“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周末接他过来。”

“画画,S市碧水湾那边的别墅区,风景空气都很好,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带兜兜回来S市?另外,南枫国际学校的地理位置,还有环境也都很好,我觉得兜兜的身体完可以适应。”季长卿说。

云画想了想,“带他过来先适应几天看看,如果可以的话再考虑,如果他的肺受不了,就还得回去昆市,我不能拿他的健康冒险,等他长大了免疫力高一点,再考虑让他去其他城市。”

“兜兜这身体也真是,让人担心。”季长卿说,“你们母子俩在那边,我们也担心。你大哥忙,压根儿没空管你,你自己也是,有什么事情从来都不跟我们说。”

谈郑越给云画夹菜,“你看看,瘦成什么样子了。”

云画瞬间就无奈地笑了,“我这还瘦啊,再胖就肿起来了。”

“这还不瘦?女孩子长点肉好看的,又不是要去当模特,别虐待自己的胃。”谈郑越道,“瘦巴巴的镜头上看着挺好看的,现实中看着跟柴火棍儿似的,看着都吓人。”

云画无奈极了,倒是也没反驳,“我尽力吧,你看我这吃的并不少,不过这体质就是长不胖。遗传吧,你看你们俩也都不胖。”

“那是,所以你更得放开了吃。”谈郑越心情很好。

云画乖巧地答应着,当了母亲之后,她就更加能够理解父母对子女的那种殷切之心,都想让孩子长胖一点,健康一点……

一顿饭下来,谈郑越有些犯嘀咕。

“画画她这吃得,确实不算少了啊。”谈郑越抿着唇,皱着眉头,“那肯定是平时太累了,太累,所以吃得多也还是越吃越瘦。”

“让你好好休息的,你总是把自己弄得那么累。”季长卿忍不住埋怨了一声。

云画笑,“这样不是很好很健康?吃得多消耗得也多,说明我的身体好,新陈代谢好啊。”

“歪理。”

“就是嘛。”云画笑,“要是光吃不动,长出来的都是肥肉,更不健康。”

“画画说的也对,不过呢,你代谢快的话,就多给自己加点餐,你瞧瞧你这吃这么多还瘦,肯定还是吃到嘴里的东西没跟得上身体的需要。我就说你跟兜兜都应该回来S市,或者我过去昆市就近看着你们,也能照顾一下你们,免得你们母子俩经常都是应付。”谈郑越说着说着就来劲了,“我工作的事情没什么,不需要我常驻,说真的,我跟你们去昆市吧?长卿,你要不调去昆市那边的基金会分会?”

“爸,爸,你别这么冲动好不好。”云画十分无奈,“我跟兜兜吃饭生活从来不会应付的,我就算不考虑自己,也得考虑兜兜啊。再说了,我的手艺不算顶尖,也算是中上吧,喂饱自己和兜兜绝对不成问题。”

“看把你吓得,就这么不希望跟我们住一起啊。”季长卿说。

云画眨了一下眼睛,“这不是怕妨碍你们的二人世界么,你们现在这样多好。”

“哼。”季长卿白了云画一眼,到底也没多说什么。

云画松了口气。

她现在确实不太想跟父母住在一起。

况且要转去昆市的话,谈郑越说得容易,其实操作起来还是很麻烦,况且季长卿的工作那么忙,经常到处飞,谈郑越不放心往往都会跟去,这样算下来他们夫妻俩日常待在家里的时间很少,大部分时间都在飞机上和酒店里。

所以即便是他们真的把家安在昆市,也没什么区别,总不能都不出差了吧?

再说了,云画还这么年轻,什么都可以做,哪里就需要人照顾了,就算是要照顾,也应该是她照顾父母,而不是让父母照顾她。

快要吃完饭的时候,云画的电话响了,她看了一眼,是薄司擎。

早上他有事情要去处理,再加上她跟谈郑越和季长卿一起,在保镖的护送之下带谈少宁转院,薄司擎就交代了一声之后,离开几个小时。

这会儿,又打电话过来,估计是要问她现在哪儿。

看云画没有第一时间接电话,季长卿忍不住往她手机上看了一眼。

云画接通了电话,“嗯……对,我跟我爸妈在一起,我们这会儿没在医院,我哥他不想让我们在医院守着他,我们就出来吃饭了,嗯对,是在……在金沙路这边,有家餐厅,名字叫……其实你不用过来,我待会儿要去企鹅文学总部一趟,不会有危险的,真的不用……”

云画挂断了电话,无奈地叹了口气。

季长卿已经绷不住了,她的脸色有些复杂,“我听说这些天,都是……都是阿擎在跟着你?”

“嗯。”云画点头。

“画画啊……”季长卿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你是个有分寸的孩子,当初让你俩割裂,我们谁都不忍。是你自己那么坚决地要割裂,那现在呢?你们又走这么近……当然,如果你能想通,还是想跟他在一起的话,妈妈也尊重你的意见,可你……想清楚了吗?”

季长卿的话,让云画哭笑不得。

她赶紧说,“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叶阿姨先前为了圆谎,不是都说了认我当干女儿,他就算是我哥了。”

“谁稀罕,你哥哥多的是。”谈郑越撇嘴道。

“是是是,当然不稀罕他这么个哥哥。”云画笑,“这不是没办法的事儿么,除了这个理由之外,想不出其他理由能够解释我们之前认识并且那么熟悉……叶阿姨也是没办法了。”

“她?呵,她心思最多,你总是为她着想。”谈郑越冷笑。

云画求饶地看着父亲,“爸,就别说这些了。”

谈郑越怎么舍得让女儿难过,他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也不再多说叶梓喻。

“那画画,他这些天一直跟着你做什么?”季长卿有些奇怪地问,“他还在咱们家里住?他自己就没地方吗?为什么要一直粘着你?虽然名义上多了个干兄妹的名分,可实际上怎么回事你清楚。他不知情真把你当妹妹,那你呢?你每天那么近距离跟他接触,你不难受?”

云画的心微微酸涩了一下,她当然难受,渴望靠近又渴望远离,快乐有几分,痛就有几分,这种情绪实在是容易让人上瘾。

不过,她现在可没办法解释清楚啊。

当年东山疗养院,还有其他那一系列的案子,甚至是养父云从军的案子,她也都没跟季长卿说过,她不想让季长卿再接触这些东西。

现在……

她更不敢说了。

幕后黑手有可能会朝她下手,要是让爸妈知道这事儿的话,那估计得担心死,得日夜不宁了。

“也没什么……”云画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一个合适的理由。

“可是他这样跟你相处不太好吧,对你名声也不好……”季长卿还要说什么,却被谈郑越给握了一下手,季长卿立刻就住口了,朝着谈郑越看过去。

谈郑越冲她微微摇头,季长卿抿了抿唇,压下了别的话。

她深吸口气,缓和了一下情绪,又看向女儿,声音柔了很多,“画画,他有没有告诉你,他20号要订婚?订婚仪式虽然很低调,但是该请的都请了。”

云画的眼神微微一暗,点了一下头,故作不在意地问:“什么时候定的?”

“早几个月就订好了的。”季长卿说,“画画,你知道妈妈只担心你。”

“放心吧妈,我都明白。”云画笑,“妈,我这些年都没有好好穿过礼服,您帮我准备一条礼服吧,到时候穿,总不能失礼吧。”

.co妙书屋.天天视频色板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