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水印下载视频解析在线

   吃完饭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小小的吴县再没什么地方可溜达了,去看电影时间不够了,再说中午电影院好像也没有场次。

   “如果下次有机会请你看电影。”

   “好!”张旋抱着一包子书,低头答应。

   两人重新走回兴北,张旋坚持要送万峰上车。

   到客运站离发车还有四十多分钟时间,两人就坐在客运站里的长椅子上,喝着汽水聊天。

   “从现在到开学你在家里干什么?”张旋喝了一口汽水优雅地问。

   “事多了,上树掏鸟窝,下江里钓鱼,上山抓松鼠,偷山梨杏子,能干的事儿有的是。”

   “我说正经的,你满嘴胡言乱语。”

   “这怎么是胡言乱语呢?这都是正事儿,正是我们这么大的男人该敢的事儿。好好,那就说正经的,暑假期间我要去姥姥家,大概要在那里待一个月左右,到开学前再回来。”

   “你姥姥家在什么地方住?”

   “北辽海边一个叫红崖的县城,大海离我姥姥家二十多里地,有没有兴趣去看大海?我可以带你去看海。”

   张旋摇头:“想!我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吴县,根本不知道大海什么样子,可是太远了,你去你姥姥家干什么?”

   清纯美女私密个人生活自拍写真图片

   “我媳妇在那边,当然去看媳妇了。”

   “咯咯咯,你就会胡说,你才多大就有媳妇了?不过你这张嘴这么能说,将来娶媳妇不是问题。”

   还将来,现在老子都有媳妇了。

   “其实我看你就不错,在我眼里你就是出污泥而不染的土豆,将来给我当媳妇怎么样?”

   张旋笑得靠在椅子的靠背上。

   “没看过那叫什么的电影吗?土豆土豆,我是地瓜,土豆土豆,我是地瓜。”

   “你才是土豆呢?”

   “啊,我是土豆?那你就是地瓜,地瓜地瓜,我是土豆,地瓜地瓜,我是土豆。”

   张旋趴在椅子靠背上腰都直不起来了。

   “哎呀哎呀不行了,不能再笑了!刚才吃得太饱了,再笑肠子就断了。”

   刚才确实吃得挺饱,刚吃完饭不亦大笑。

   “那就绕你一次,不逗你了。”

   张旋终于不笑了。

   “你真的要去你姥姥家,不会有是胡扯吧?”

   “真的,我回去收拾收拾,最多不超过三天就启程,我在那边有个工厂,我要去看看。”

   “你还有工厂?”

   “服装厂,里面都是女工,你将来有没有兴趣去干活?”

   “有兴趣,不知你这厂子给我开多少钱一个月?”张旋以为万峰在开玩笑,也就故意跟着万峰的话胡扯。

   “等你毕业是八六年夏天,那个时候的物价工资都开始变化了,有了大幅的上涨,那时的工资应该过百元了,你看我给你开二百五一个月怎么样?”

   “你才是二百五呢?你这是骂人。”

   “这怎么是骂人呢,二百五呀!你真得值二百五!”

   张旋抡起书包作势欲打。

   “算了算了,你大概是不信,我的厂子叫峰凤服装厂,等我回来给你带你几件我们厂子出的衣服,让你看看我们的产品你就信了,不知到时候你敢收部?”

   “为什么不敢?你要是敢带回来我就敢收。”

   “呵呵,那一言为定了。”

   两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发车时间到了。

   “我走了,你也回家去吧。”

   万峰和张旋挥手告别检票上车,当客车启动的时候万峰从车窗里看到张旋依然站在客运站的窗户里对着他凝视,在万峰望向她的时候还冲万峰挥手。

   坐在车上万峰有点犯愁,这事儿好像有点玩大了,万一这妞爱上自己可咋整?

   她现在对他有好感是肯定的了,有了这个基础似乎发展到爱上也用不了多久,以后要不要疏远一点?

   好像不行,万一这货发现自己不和她那啥破罐子破摔,一下就变成女流氓,自己这不白费功夫了吗?

   哎呀我去,这可怎么办?

   那些后宫里开后宫的家伙都是怎么摆平矛盾的?

   要不等毕业了把她忽悠到洼后去,等她知道他和栾凤的关系自己打退堂鼓?

   这样对她的打击也许更大,那样做自己好像就不对劲儿了,等于忽悠了人家三年。

   唉!无水印下载视频解析在线救人也是件技术活呀。

   不管了,等开学再说吧。

   回到家后,万峰在家里待了两天,收拾收拾就告别了父母再次启程。

   七月十五号清晨,万峰坐车再次来到吴县客运站,当万峰走出检票口的时候,意外地看见张旋站在客运站里。

   “咦?你跑这儿来干什么?不会是在等我吧?”

   “哼,谁等你呀?我是来看看风景。”

   “鬼话,这里有什么风景可看的,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经过这里?”

   张旋没有回答,从那天万峰回家后,一连两天早晨她都到客运站来等思吉屯到吴县的这班车。

   “你不是说你不超过三天就要走吗?”

   万峰楞了一下:“你不会这两天天天到这里来等我吧?”

   张旋笑而不答。

   “傻妞!”

   “谁傻妞?”张旋娇嗔。

   “你呗,还能有谁,你等回我去买票。”

   万峰到售票处买了一张八点半开往龙镇的车票后回到长椅上和继续和张旋聊天。

   “那些书看了?”

   “看了,晚上我妈不让我看,我在我的小屋里偷着看,眼睛都有点近视了。”

   万峰吓了一跳:“以后千万不要看太晚,千万别戴眼镜,我可不喜欢女人带眼镜。”

   “人家戴眼镜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可不一定,如果将来国家万一让娶两个老婆,我可是准备娶你当二婆的。”

   “滚!”

   俗话说欢娱时分嫌夜短,寂寞时候嫌更长。

   两人似乎没说几句话就听到客运站里的喇叭响了:“各位旅客同志们,八点三十分开往龙镇方面的班车就要发车了,请带好你的物品和车票到一号检票口检票上车…”

   万峰背着挎包站起来:“好了,我要走了,不许想我!”

   “谁想你呀!”

   “白天不想就算了,晚上做梦最好别梦到我,还有也不许到我的梦里来。”

   这话张旋一时没转过劲儿。

   “张旋!再见!”

   万峰倒退着走到检票口,然后转身检票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