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直播下app载

斐漠冷笑一声,“有打电话的时间还是先顾好自己!”

艾德文一听,他忙道:“我没事,我好着呢。就是……”

他嘿嘿一声,又说:“刚从楼梯滚下来,身上有点疼。”

斐漠声音冰冷道:“没功夫和闲扯。”

“这哪里是闲扯?”艾德文一听立刻开口,他忙问:“我就是想问问,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句话的事情。”

斐漠冷冷道:“哪凉快滚哪去!”

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刚挂电话,手机便又一次响起,他看了一眼是艾德文打来的,凤眸带着火气的他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将手机静音。

从他离开到现在乔冰也该冷静下来了。

并且,他垂眸看了一眼昨晚快到凌晨的未接来电霍震,他微眯了一下凤眸。

昨天手机一直处于静音,自然是不可能接到霍震电话,虽然不知道霍震找自己做什么,不过,他并不会回电。

修长的长腿在迈上第一个楼梯阶梯时,他眉头紧蹙,眼中出现痛意,额头瞬间便凝满一层薄汗,他缓了缓呼吸,慢慢吐出一口气一步步走上楼梯到二楼。

又是一年毕业季 校园留影

宽阔舒适的二楼,安静站在一旁的佣人,云天豪和乔冰他们有说有笑,气氛和睦,然而,能够落入他眼中的唯有云依依一人。

微风拂来,坐在窗边的云依依如墨长发微微飞扬,柳眉下是一双灵动清澈的大眼睛,此刻带着笑意,秀碧,樱红的唇,白玉般精致五官的美丽脱俗。

美。

举手投足间优雅端庄。

她正看向对面的云子辰笑说话。

他静静地看着她,脚下步子缓慢的走向她。

他知道,他每走一步,他的心都为她加速跳动一下。

她是他的——挚爱。

夫妻间心有灵犀,在这点上云依依和斐漠最有体会,此时,云依依抬眼看去,便看到老公斐漠凤眸深邃凝视着走向自己。

她脸上笑容更加灿烂,连声音都带着丝丝撒娇:“老公。”

斐漠对云依依微微点了点头,脚下步子不由加快走到她身边然后坐定,第一时间便是先伸手握住她桌下的小手,然后手指一根一根与她十指紧扣在一起。

云依依看着斐漠眉眼弯弯,她侧身靠在他肩头,看向对面乔冰道:“妈,昨天可说要亲自下厨给我做好吃的呢,中午还是晚上?”

对于云依依和斐漠这般亲密,乔冰脸上笑容微僵了一下,下刻,她便和蔼可亲道:“这点放心,妈今天肯定给做好吃的,就中午给做,不过现在时间……”

云子辰抬腕看了一眼手腕上卡地亚手表,他言道:“正好十点半。”

乔冰直接站起身,她直视着云依依道:“差不多要中午了,我可以去厨房了。”

说着,她看向云子辰和云天豪道:“们打球一身汗,可以去洗澡然后等吃饭了。”

“好。”云天豪点头,又对乔冰关心道:“在厨房小心些,别伤了自己。”

乔冰看着云天豪笑得温柔,“以为我是子辰啊,饿了不知道让佣人给他做夜宵,反倒自己伤了手。”

云子辰一听这话,他眼神闪了闪,情不自禁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依旧还能看出些许伤痕。

这些伤痕是某一位女人生气咬他所留下的。

只是他贴了止血贴后被母亲他们看到问起,他随口编了一个理由罢了。

云天豪目光柔柔看着乔冰,“反正小心点。”

乔冰纤纤玉指轻戳了一下云天豪胸膛,声音带着一丝娇嗲道:“遵命,老公。”

云依依看着这一幕,她嘴角抽了抽。

明明是妻子对老公撒娇情景是很甜蜜的,为什么她看着乔冰和云天豪就会头皮发麻,浑身不舒服呢?

一行人一起离开,乔冰去了厨房,云依依挺着大肚子自然不可能去厨房,就跟着老公斐漠回了居住的地方。

进卧室,斐漠伸手要去解开扣子。

“我来。”云依依此刻走到斐漠跟前,她抬手制止他的举动,纤细的手指捏着衬衫扣子一边解开扣子一边道:“老公,今天好帅。”

他很随意扯下领带,指尖解开领口扣子露出性感锁骨,让他高冷中多了一分潇洒,别样的俊美。

斐漠垂眸望着近在咫尺距离的云依依,他轻启薄唇道:“有多帅。”

云依依抬眼对上斐漠似水温柔凤眸,很郑重点头,“非常非常帅。”

斐漠低头在云依依额头落下一吻,“要配上如此漂亮的。”

“必须要帅。”云依依立刻接过话,她一笑,“老公,变相夸奖我,嘴巴甜哦。”

斐漠一本正经回应云依依,“我认真的。”

云依依抿唇一笑,手指已是解开衬衫所有扣子,一个垂眸她脸色一僵,下一刻,她快速移开了视线,只因,视线又一次落在了他腹部上的伤疤上。

她敛下心里又一次涌上的害怕,然后弯下身在他腹部亲了一口,顺势手捏了一把他结实的窄腰,便打趣对他说:“洗澡去。”

斐漠顿时浑身一僵,他狭长凤眸带着深幽看着云依依。

“依依……”他喉结滑动。

云依依抬眼看向斐漠,“嗯?怎么了?”

上身没穿衣服的斐漠长臂一伸便将云依依拥入自己怀中,她矮自己,故此,当他搂着她时,她脑袋正好靠在自己胸前,他感到她温热的呼吸洒在他胸膛上,仿佛带着致命的诱惑。

“我的腰……”他嗓音低哑。

“腰怎么了?”云依依却是一听斐漠这么说,她眼里都是紧张道:“腰是不是打球受伤了?”

话间,她便是要推开他要去查看他的腰,然而,她却反被他给搂的更紧。

“……”她惊愕,仰着头看着斐漠,顿时,她就发现他的眼神变了,而他变了的眼神是她最熟悉的,她脸色一红忙道:“老公……”

他每次要吃掉自己时,眼神总是特别漆黑深邃带着毫不掩饰的火热。

斐漠目光灼热的看着云依依,菲薄的唇轻启:“一起洗澡。”爱琴海直播下app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