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释放自己无限看

   秦凯点了点头,说道,“小时候我见过鬼,而且还是一个好鬼,甚至可以说,是他救了我。”

   听到秦凯竟然跟鬼有个故事,我们都好奇的瞅着他。

   “我小时候曾经掉经过水里,是一个女鬼,,把我从河里推到了岸边,让我不至于淹死的,我到现在都还依稀记得那个女鬼的脸,是一个很温柔的大姐姐。”秦凯说起这话,脸上的神情就变得很敬畏,说道。

   “你怎么知道救你的是女鬼?也许刚好是一个在水里游泳的姑娘救了你的。”韩青东笑着说道。

   “那女鬼因为碰过我,所以我身上站了邪气,后来是有一个驱鬼师帮我驱邪我才好起来的,那驱鬼师也说我是被鬼碰过才沾了邪气,而那时候碰了我的,也就只有那个女鬼姐姐了。”秦凯说道。

   “你碰到的是水鬼吧,那你命大啊,一般水鬼都只会把人拉下水害死人,没想到你竟然遇到被水鬼救的经历。”莫芊浅说道。

   “是啊,所以我一直相信这世界上是有鬼的,而且这鬼也是有好鬼跟坏鬼之分,就像我们阳间也有好人跟坏人之分一样。”秦凯认真的说道。

   “好,既然你相信这世上有鬼,那我们便不瞒你了,其实,你刚才的那个朋友,张一峰,他身上沾染着鬼气跟尸体的气味,所以我们猜想,他一定是有跟鬼魂跟死尸打交道的。”我看着秦凯,朝他说道。

   “他就只是一个生意人而已啊,做货运生意的,跟鬼魂跟死尸能有什么关系?”秦凯一定,惊讶的问道。

   “你跟张一峰认识多久了?了解他多少?他是哪里人?”陈默儒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我跟他也就认识几个月,是被人搭线才跟他认识到的,他做货运生意,而我这边也有货运生意,今天他跟我租了一条大船,说他从红日国那边运货物到这边卖。”秦凯说道,“我对他了解不多,也就做过几次生意见过几次面而已,对了,他是红日国的商人。”

   “红日国?就是洛神国的邻国么?”韩青东好奇的问道。

   美女回到民国时美轮美奂

   “没错,就是邻国,跟洛神国算是友好邦交,两国也有生意往来。”秦凯点了点头说道。

   “他就只是跟你租船?没有其他事情了?”北霆廷开口问道。

   “对,就只是租船而已,其他的倒没有什么事情了。”秦凯摇了摇头,说道。

   “他们租船运的是什么货物?”我问道。

   直觉告诉我,这货物,肯定不是一般的货物。

   “具体我也没有问,一般我也不会去过问,我也只是进行船只的租赁生意而已,至于要租赁的客户要运什么,我也不会去干涉。”秦凯摇了摇头说道。

   “那么随便的?如果租了你朝穿如果是军火武器也可以么?你们这里没有明文规定说严禁贩卖军火这类违禁品?”我皱了皱眉,问道。

   “当然不能,我们签的协议里面可就说过不许用我的船只去运载违禁品,而这一直以来都是大家知道的事情,所以没有人敢用我的船只去运载违禁品。”秦凯摇了摇头,说道。

   “七七,你觉得他们运的货物有问题?”莫芊浅朝我问道。

   “对,我感觉他运的货物肯定是有问题的,就是不知道他运的究竟是什么,对了,到了港口,需要检查货物的吧?”我朝秦凯问道。

   “对,一般船只都需要检查,不过我们秦家的船只就不需要检查了,可以直接到港口就卸货,毕竟我们家几代都在做船只生意,还是皇家御赐的,所以我们的船只有免检查的权利。”秦凯点了点头说道。

   “不用检查,那就说明里面装了什么货物都不知道了……”陈默儒沉吟一声,随后说道,“这张一峰,很古怪也很诡异,我觉得我们得去查探查探他。”

   “这个查探人的事情交给我,你们想要查探什么,我去查探。”白长君立刻开口说道。

   “对,这事情交给长君最合适了,你去查探一下那张一峰的居住地,,还有也去查探一下他运载的货物究竟是啥。”我朝白长君说道,毕竟白长君可以用仙术隐身,也可以飞,比起我们来说,他简直方便到不行。

   “张一峰住在哪里我知道,就在不远处的那个客栈。”秦凯说道。

   “叫什么客栈来着?长君,你看看能不能查到他那边有什么信息。”我说道。

   “叫云月客栈,具体住什么房号倒是不清楚。”秦凯说道。

   “好,那我先去查探一下,你们在这里等我。”白长君说完,便立刻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秦凯看向我们,朝我们好奇的问道,“你们怀疑张一峰会用我的船运载啥?”

   听了秦凯的问话,我们大家相视一眼,大家眼里都透露出肯定不寻常的神情,但是却一时半分也不知道不寻常在哪里。

   “这个就要等运载货物到了才知道,张一峰有告诉你什么时候会把货物运过来到港口这边么?”陈默儒接着又问道。

   “等会我就要给他安排船只,然后我们邻国走水路挺近的,半天时间就可以到了,那如果船只今晚可以到红日国,明日一早他再运载货物过来,应该明日中午就可以到港口这边了,当然这也是我估算时间,具体就要看他那边什么时候发船出来到这边。”秦凯说道。

   “也就是说,他也有可能连夜运载货物过来也不一定。”我分析道。

   “没错,如果时间赶的话,也可以连夜赶路的。”秦凯点了点头。

   我们听罢,点了点头。

   秦凯显然看我们申请凝重,便好奇的问道,“前几次张一峰租了我的船运载货物也没有什么问题发生,应该他就只是个正正当当的生意人吧。”

   “我们是察觉到他身体带着鬼魂跟死尸的气味,所以才怀疑他身份蹊跷。”我解释道。

   “那会不会他家里死了人,跟死人呆久了就这样了。”秦凯猜测道。

   这一看就是外行人说的话,,如果只是家里死了人,身上也不可能沾染这么浓重的贵气。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深夜释放自己无限看